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天成的博客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与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广州之行拾零——碧海天成南粤行续集四十八  

2015-10-04 07:30:41|  分类: 广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之行拾零——碧海天成南粤行续集四十八

离开了中山大学换乘了两次地铁,还是在公园前站出来想去著名的六榕寺看看,刚刚走到六榕路,就被那里的人潮汹涌吓傻了,简直就是与‘大队人马游行’一样,比今天早晨我在芳村黄大仙祠那里看到的人流要多好几倍,六榕路临街的各个小吃店生意兴隆,即便是临街的住户也大多没有闲着,卖各种香火等等寺庙服务业生意兴隆,这里还可以看到有广州特色的那种比较大的焚烧桶,因为寺庙里面不允许烧纸,他们就在这里提供这种服务,整条大街上烟雾缭绕,燃烧的味道与各种美食的香味混杂在一起,真的是难以形容。我本来是想去六榕寺里面看看与黄大仙祠有什么不同,但是因为排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只好作罢。六榕寺这一带是所谓的‘旧南海县社区’,显然历史上的南海县衙就在这里,这里是广佛之间历史渊源的历史性见证,是佛山‘自古以来’就是广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最好证明。

大年初一下午的广州市中心,马路上的行人都到了‘如粥’的程度了,这是广州与天津春节景观的第四个区别,在天津大年初一即便是繁华的街区也是行人寂寥的。

走到广州的西门口,这里竟然还有一次历史遗迹,那就是明清时期广州古城西门瓮城基础遗址。道路的南边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周边都用铁栅栏保护起来了,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下面就是有巨大古城砖垒砌的古城门瓮城的基础。最下面的条石,上面的古城砖之间是由以灰浆粘接的。显然是有关部门想在这里兴建房地产项目,挖地基时候‘撞到枪口上’了,好在现在保护起来了。

也没有在此多停留就在西门口站再次乘坐地铁,经由西朗前往佛山的魁奇路站。在大年三十与初一这两天坐地铁的时候,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患者,其症状就是旁若无人,手持自己的手机不断地摇晃,目光呆滞。我不说你大概也明白,这是2015年春节期间的‘流行性传染病’,判断其病因都是‘财迷转向’,都是想多领一两个红包,成为了这两天广州地铁里面独特的一景。

有的朋友大概有疑问,你这几次来广州都是坐地铁出行的,难道就没有乘坐过广州的公共汽车吗?实话实说还真的坐过一次。那是在情人节那天来广州的时候,在从新一佳超市宏宇店出来前往大元帅府的途中,也就是前面《在广州逛超市》与《孙中山在广州的大元帅府》两章之间的经历。当时的情况是:从超市里面出来在一个叫做‘宝岗大道中’的公共汽车站等候公共汽车准备前往大元帅府。这一次乘坐公共汽车的经历是我这一年度来广州唯一的一次体验,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慢’字,我也就明白了广州为什么这么玩命地建设地铁系统。

首先说从公共汽车的站牌上看到有好几条线路都通往‘大元帅府’站,心想这就好了选择的车次就多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几条线路的公共汽车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全在‘逗我玩’就是不见身影。

等了好半天终于来了,我也不记得是哪条线路了。公共汽车刚刚开出车站不久就陷入了同福东路那里的‘陷阱’里面了,那里道路狭窄,没办法一点点向前蹭吧。还好过了这一区段,进入了珠江岸边就顺利了,沿着滨江路一边欣赏珠江南岸的美景一边东行,很快就到‘大元帅府’站。

实际上我们的人生就像乘坐公共汽车。这是我‘原创’的看法,也是我在博客中‘首次披露’:你看有的人很幸运,是在始发站上车的,所以一开始就有座位,你可能是一个倒霉蛋,自始至终都没有座位,还被人挤来推去;有的人运气也不小,虽然是在中途站上车,但是他站位站的好,一两站以后他旁边座位上的人下车,他就‘继承’了那个座位。这些都是比较平常的,也会出现特殊的情况,比如你坐在那里好好的,竟然有人让你让座,你不让的话可能被他打一顿,这是否属于‘飞来横祸’呢?实际上这还不是最倒霉的。你上了公共汽车就会有很多不确定性,有可能在某个路口‘飞’过来一辆车与公共汽车迎头相撞,公共汽车受到了重创,你可能身负重伤;也有一种极端的情况,紧跟着你上车的是一个‘恐怖分子’携带着炸弹,并在把炸弹放到你在座位下面后下车了,整个公共汽车炸毁了,全体司乘人员命归西天,而警方在分析现场的时候发现炸弹是在你的座位下爆炸的,因而结论是你就是那个恐怖分子,你不明不白地英年早逝,还要背一辈子的黑锅,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倒霉透顶’了。这就是我们的人生。

在广州游览了这么多地方免不了要问路,总的来说广州人还是很热情的,但是也难免有一问三不知的情况。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地点是广州东站附近,那天是从地铁广州东站出来去体育东路,然而我走着走着有点迷糊了,这个时候看到路边上有两个身穿绿色制式服装的人站得笔管条直的,其中的一位长得倒是很漂亮,有点金正恩大元帅的风范,就是没有金正恩那么高,不过大概是系了武装皮带的原因似乎比金正恩大元帅的肚子还要大,我知道体育东路就在附近,只是不知道是向左还是向右拐了,没想到这个天天在这里站岗的大元帅竟然也是一问三不知,天天在这里‘红星闪耀’地站在,对500米周边的道路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难怪那么大的肚子,‘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