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天成的博客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与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在佛山遭遇‘二房东’——碧海天成南粤行续集之九  

2015-05-19 07:01:52|  分类: 佛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佛山遭遇‘二房东’——碧海天成南粤行续集之九

我在佛山租房‘避寒’的时间是从2014127日到201536日为期整整三个月,在这个期间我在黎涌租住的是某街某号的某个房间。

这是一个在黎涌普普通通的楼房,与黎涌这个城中村其他的楼房一样,其朝向都是乱七八糟的,因为这里原始的街道都是曲曲弯弯的,房屋也没有办法讲究朝向了。

在我租住的这个楼房里面,名之曰是六楼,而实际上也是八层楼。一楼有两个大门,一个比较‘富丽堂皇’的,这是供原房主出入的大门;一个比较‘素面朝天’的, 这是供这里的租客使用的大门,两个大门也就将一楼分为两个部分,两部分的比例大体上是二比一,原房主那个部分比较大。在供租客出入的那个大门的一侧,靠大街还截出来一个临街的部分,出租给了一个小商店。

我作为这里的一个租客当然是无法进入原房主的那个大门,在我在这里租住期间,原房主的那个大门总是关闭着的,有一次我看见那个大门大开了,里面也不像是住人的样子,疑似变成了一个‘车间’,不时地电光闪闪,焊花四溅,猜测这里的原主人早就不住在这里了,应该是搬家到了广州或者佛山的某个‘豪庭’里面去了,这不连这个‘老窝’也出租出去了。

凭着‘感应式钥匙’打开那个供租客进出的大门走进去,一楼是一个大厅,是供这里的租客停放自行车、电动车与杂物的地方,其他就什么也没有了。从楼梯走上二楼,这期间实际上要经过相当于两层楼房的高度,但这不计算在楼层当中。这个不计算在内的二楼中最下面的那一层是属于原房主的部分,这里没有门,与出租房部分也没有任何联系。其上面那一层在这里有一个大门,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这里就是这样,平时大门总是关闭的,偶尔也打开过,里面是没有分割房间的一个大厅,打开的时候也会看到可怜巴巴的一、两个人在这里办公,这里是出租给了某个‘公司’,在大门口上有这个公司的名称及其业务的广告,是一个好像什么都干的公司,什么绿化,什么道路维修、什么下水道、什么房间的装修等等吧,这样的公司在黎涌这里俯拾皆是。

再往上走就是所谓的‘二楼’了,而实际上是相当于四楼。从‘二楼’到‘六楼’的结构都是一样的,每一层都有11个房间,这里面的房间也是大小不一,自然租金也是有所差别的,但是差别不是很大。

当时我是在黎涌的某个广告栏里面看到这里的租房信息广告的,与广州的员村一样,在佛山黎涌这样广告栏,这样的租房广告比比皆是,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我就是打上面的电话,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后来我知道她是与某个‘皇帝’同姓,在这里我当然是不便透露人家真实的姓氏,那就使用百家姓的第一个姓氏给她化名为‘赵姐’吧,这个姓氏也是皇帝家族的姓氏。

‘赵姐’应该是三十多岁,我对她产生的第一个‘疑问’,她是否是一个‘超生户’,因为在我与她接触的过程中,比如一开始的看房,以及后来她每一个月收房租的时候,每次都领着一个孩子,这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另人不解的是,每次领着的孩子都不一样,她有几个孩子?成为了我的一个问号,当然我不能去问。

‘赵姐’说得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这在黎涌是不多见的。无论从她说话的腔调与脸型上看她80%的可能不是广东人,猜测湖南人的可能性比较大,她住在二楼的那个比较大的房间,综合所有因素她应该是一个所谓的‘二房东’。

‘二房东’严格地说也是一个租客,当然了是一个‘特殊’的租客,是从原房东手里以一个比较大的价格租下了这里所有的房间以后,可能还进行了再装修,可能还进行了二次建设,比如增添了床、桌子、柜子等等设施,同时负责这里的日常经营、管理与维护。再次加价以后出租给了‘真正’的租客,从中赚取差价。‘二房东’一家也就以此为业在佛山这里住下来,俨然‘佛山人’了,俨然‘城市人口’了。据说她除了管理经营这栋楼以外,还经营另外一栋楼,这个说法‘未经证实’。

我当时看的房间里面是没有电视的,当时我在答应她租住这个房间以后要求再增加一台电视,当然了这个代价就是从原来的450元每月租金提高到500元,同时要求她给我代办宽带的接入,宽带费是50元每月,这个不计算在月租金之内,等到我127日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我可是在前一天就签了协议并预付了押金的。到了7日的晚上,先是有两个男子敲门给我送电视机来了,显然其中的一个男子应该是‘赵姐’的丈夫‘赵匡胤’,那另一个是谁呢?从面容上与个子的高矮上看两个人显然不是兄弟,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赵光义’,他究竟是谁,作为一个租客当然是不便多问。还好时间不长宽带也开通了,看来在黎涌开通宽带还是很便利的,而且可以不按照‘自然月’来计算。

既然是所谓的‘出租房’,那么这个来那个走就是很正常的,这不就在我住进了这里不久,我房间对面的那个租客就与这里说‘拜拜’了。说来也奇怪了,这个房间一直到我离开这里都一直空着,看来空房也是出租房的一种‘常态’。一般的来说,房间空出来了房东应该把门锁起来,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房间的门就是没有锁,平常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有一天夜里面刮大风,他那个大门被大风吹得‘咣当、咣当’直响,弄得我半夜起来用一本广告将那个门塞住,这样我才能够睡个安稳觉。

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在最后一天我办理‘退房’手续。‘赵姐’来看房间,除了桌子上一个抽屉的塑料把手被摔坏了之外一切正常,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把手,她竟然要了我50元的‘赔偿费’,下面是她的原话:‘我这个桌子200元买的,要你50元不多吧’,究竟多不多,大家说呢?

除了这50元以外,还要收50元的‘清洁费’,再收50元的‘消毒费’,个人观点这有重复收费之嫌,因为‘清洁’本身就包括了‘消毒’吗?再说了我对面的那个房间退房以后,她确确实实是来整理了一番,但是我也没有看见她‘消毒’呀。再就是当最后看了我的票据以后发现第一个月的20元‘卫生费’没有交,实际上那是当时她为了留住我在这里而做出的所谓的‘优惠’,这转眼就忘了,年纪不大,忘性可是不小。

在最后交接的时候因为要退费,她把我让进了他们居住的房间,一个大床上铺着大红色的床单,上面并排放着三个成年人的枕头,这样的摆放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