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天成的博客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与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车过佛坪袁家庄——行走在天汉之间续集十七  

2015-01-01 07:35:05|  分类: 汉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过佛坪袁家庄——行走在天汉之间续集十七

佛坪县的有关人员曾经在上世纪对老县城进行了考察,现在老县城里面还保存有城墙及城门部分毁塌,城内仅有老街房3间,有监狱、文庙、厅署等遗址;城内外碑碣、古树、石础、石条、城砖(上刻‘佛坪厅城砖道光五年造’)甚多。城外有城隍庙、佛爷庙、佛像、古塔、古钟等遗迹遗物遗存。

前面说到老县城到了现在居民人数已经很少了,据叶广芩在《老县城》里面透露,目前整个老县城村只有三十八户人家,实际上在秦岭深山区的佛坪县也是人烟稀少,即便是到了现在整个佛坪县总人口才3.5万人,相信再除去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就剩不下多少人了,你就可以想象在老县城那个时代整个佛坪县能够有多少人了。

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傥骆道慢慢地慌没了,108国道开通以后,没有经过老县城这一区段,而是从它的东面开凿隧道穿越秦岭南下了,老县城及其厚畛子乡地区成为了现代交通的盲肠,交通的不便致使这里人气越来越淡,在老县城周边有好几个村庄都相继消失了。

长途汽车在经过了长长的秦岭隧道以后进入了现在的佛坪县境内,也就是进入了汉中市的境内,同时也开始了秦岭南坡的行程,总的来说是开始下坡了,前面就介绍过了秦岭的南坡比较缓,车辆也行驶得比较从容了。

时间不长长途汽车就开进了袁家庄,也就是现在的佛坪县城,这个被老县城人们认为的‘伪县城’。袁家庄是我们这一趟长途汽车中间经过的唯一的一个中途站,尽管佛坪县与周至县是山水相邻的两个县,但是由于分属于汉中与西安两个城市,同时又位于秦岭的南北两坡,尽管我们这一趟长途汽车是唯一的一趟连接周至县与佛坪县的客车,但是在袁家庄这里下车的没有几个人。

尽管我这一次过秦岭没有机会去老县城看看,却意外地经过现在的佛坪县城——袁家庄。

袁家庄坐落在一条南北向的山沟里面,也是山大沟深,袁家庄的城区就坐落在作为汉江支流的椒溪河畔,而椒溪河两岸都是高山,可以建设城区的地方很小,除了沿河的一条道路以外,勉勉强强在里面沿着山脚下再开拓出一条道路,这两条道路都比较狭窄,所以整个县城就像兰州拉面一样被抻得很长很长。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作为佛坪县的县城,那些县的行政机关却是一个也不能少,哩哩啦啦铺陈在108国道的旁边,也是蔚为壮观的,这里还建有一个‘秦岭人与自然博物馆’,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博物馆是一座白色的小楼,想来这里介绍了佛坪的珍稀物产与秦岭的壮丽风光。县城建筑以白色为主基调,与周边绿色的青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向车窗外望去,整个县城还是很干净整洁的,街道上是很清净,呈现出一个生态小城的风范。

佛坪是汉中境内平均海拔最高的县份,海拔高度从500米到3000米不等,整个县域气候迥异、四季分明,崇山耸峙、绿岭逶迤,河流缥碧、泉溪漱玉,山色水韵、奇幻无穷。特别是“佛坪风光二十景”——熊猫园熊猫、狮子崖曦光、箱子岭匪寨、女儿潭碧波、佛光寺大佛、仙果寺古树、光头山石头河、黑龙潭飞瀑、药子梁羚牛群、凉风垭原始森林、天华山草甸、大坪峪猴戏、纱帽石云雾、沙窝茱萸花海、灯盏窝叠瀑、鲁班寨佛光、秦岭人与自然博物馆、东河台红叶、复兴寺庙会、农家乐美食,摄心勾魂、魂萦梦绕,让人驻足回首,流连忘返。

佛坪位于陕西省汉中市东北部,秦岭南坡,距汉中150公里,离西安市200公里。全县国土面积1276平方公里,辖63镇,属北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山林条件,孕育了丰富的药用动植物资源,素有‘生物基因库’之称,佛坪由于其地处深山区,农业生产比较薄弱。

近些年佛坪的经济有了比较大的发展,到2012年佛坪县完成工业总产值12880万元。工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为9.1%,比2011年提高0.4个百分点。

佛坪尽管地处秦岭深山区,但是目前的交通是越来越方便了,除了108国道纵观南北以外,新建的西汉高速也从县域的南部自东向西通过,正在建设中的西安——汉中——成都高速铁路也将通过佛坪并在这里设站,这些对佛坪经济的发展都是起着推动作用的。

在我个人看来佛坪县起码有两个纠结,第一老县城尽管是佛坪的老县城,但是现在却在周至县境内,佛坪县的历史脉络仿佛被切断了,尽管周至县也对老县城进行了妥善地保护,但是如果在佛坪县的话关系就更加顺畅了;第二就是现在的佛坪县,是一个地域大县与人口小县的矛盾,一个只有3.5万人的县,相当于大城市的一个居民委员会,这样的县大概在全国也是数得着的,毫无疑问佛坪县经济基础是比较薄弱的,另外作为一个县,还必须有那么多的机关,这是否有头大身小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矛盾呢?不知道有关部门考虑过这个问题呢?实际上在解放后佛坪县也与附近洋县合并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又分拆了。

再有新县城袁家庄地处汉江支流的椒溪河畔,而这条河却是不定期地发洪水,仅在进入新世纪的这十几年里面就发了两次大洪水,每次都对县城造成了极大地损失,这也成为了生活在这里人们的一大心病。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