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天成的博客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与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汉中拜将坛的传说——碧海天成的西行漫记续集三  

2011-05-23 08:00:22|  分类: 汉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中拜将坛的传说——碧海天成的西行漫记续集三

著名作家余秋雨说:我是汉族,我讲汉语,我写汉字,这是因为我们曾有过一个伟大的王朝——汉朝,而汉朝一个非常重要的重镇,那就是汉中。

汉中被称之为大汉朝的发源地,由于两千多年的历史沧桑,就汉中市区来讲,所剩的汉朝的遗迹只有所谓的‘西汉三遗,那就是古汉台、饮马池、拜将坛。所谓的‘西汉三遗’,都集中在汉中古城的东南部地区,不知道是否在西汉时期的汉中城比较小,就集中在这个区域呢?现在的汉中早就看不到古城的影子了,顺便说一下目前只有在西环路那里还有那么一点点古城墙像‘圣宝贝’一样的‘供着’。

关于古汉台,现在是汉中市博物馆的所在地,我在前面的博客中专门介绍了,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饮马池现在在汉中市东大街东面路南,有一个叫做饮马池巷的弯曲胡同,进去就看到了。饮马池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比较大的水坑,四周还有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的青砖砌成的花墙保护。相传刘邦在汉中的时候,曾经在此饮马。如果这个饮马池是从历史上走来的话,在此饮马的人是少不了的。就因为刘邦后来成为了皇帝,这个饮马池就成为了刘邦‘御用’的饮马池了。尽管这样的字迹刻在石头上,但是两千年后的饮马池水可不拍刘邦皇帝的马屁,而是‘与时俱进’地演变成了一池绿水,惨不忍睹。我想假设刘邦再回来的话,他的马是不会在这里‘饮马’的。

再一个古迹就是拜将坛了。《汉中府志》载:“拜将台,在南城下,相传汉高祖拜韩信为大将,筑此以受命。今址尚存。” 位置在南一环路与将坛路之间。在发展旅游经济的指导思想下,这里已经看不出来一点点古迹了,被现代人演绎成为了一个‘气势恢宏’的拜将坛。

大门是面南背北的,是按照出土的汉代画像砖上的大门建设的,而大门两侧的围墙,是镂空的,是那种仿木栅栏的‘山寨式’的。东西两个角各有一座瞭望台,

拜将坛最重要的建筑就是在庭院中央的这个拜将坛。

拜将坛主体由南北分离的两座夯土台筑成。台高3米多,面积为7840平方米,拜将坛南台四周用汉白玉栏杆围砌,台场平坦宽敞,这是一个四层的高台,金字塔式的,每一块砖都是精心垒砌的,是按照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建设的。我想在那个年代,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建筑的。汉中是一个盆地,物质生产是有限的,在那个时期就更加如此了,刘邦不仅仅从时间上还是财力上都不可能这样‘豪华’。相信当时就是找一个大土堆,稍加整理,草草成就的。

南台中间最高处是韩信的雕像,这是一个典型的‘倒霉蛋’。一生不得志的时候居多,最后被贵为皇后的吕雉给杀掉了。留下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绝,走狗烹’的哀叹。

韩信(约公元前231-公元前196),古淮阴(今江苏省淮安市)人。年轻的时候郁郁不得志,曾经乞食漂母。秦末,农民起义军与六国旧贵族起兵反秦,韩信投奔项梁部下,项梁败后属项羽。公元前206年,刘邦为汉王,都南郑(今汉中),韩信“亡楚归汉”投奔刘邦。虽经萧何多次的引荐,但是刘邦对韩信不加以重用,韩信伤心就此逃走。在逃至现留坝县内的樊河边,夜间水涨不能渡,被萧何追回。萧何说服了刘邦,择良日,设坛场,拜韩信为大将。

韩信是西汉开国名将,汉初三杰之一,留下许多著名战例和策略。韩信为汉朝立下汗马功劳,历任大将军、左丞相、相国,封齐王、楚王、淮阴侯等,却也因其‘功高震主’引起猜忌,最后被控谋反。

南台脚下东西各树立一石碑,东碑阳刻“拜将坛”3个字,碑阴刻《登台对》。西碑阳刻“韩大将韩信拜将坛”8个字,碑阴刻七绝一首:“辜页孤忠一片丹,未央宫月剑光寒。沛公帝业今何在,不及淮阴有将坛。”两碑相望,更为古坛增添色彩。南台下东边竖一高约2米的碑,是书法家舒同为拜将坛题字。碑背面刻有韩信登坛与刘邦的一段对话,摘自司马迁的《史记·淮阴侯传》。

北台上建有一亭,顶部是歇山式。斗拱飞檐翘角,下边枋檩竹等均施玄紫彩色和苏式彩画。此亭形体舒展而稳重,气势雄浑而大方,金碧辉煌,十分壮观。北台亭阁有民国时期爱国将领冯玉祥在汉中期间的题联:“盖世勋名三杰并,登坛威望一军惊。”

正是这个拜将坛,把具有军事才能的韩信推到了楚汉相争这一军事大舞台,充分展示他的才能,叱咤疆场,所向披靡,助刘邦打下半壁江山。从某种意义说,拜将坛实际上是汉王朝的奠基台。

拜将坛大门外广场上是汉中人晨练的好地方,早晨这个不大的广场上有很多的晨练者,排着整齐的队伍,在音乐的伴奏下跳着他们的集体舞。与这么多人在音乐伴奏下的‘躁动’不同,有一只浑身洁白的小狗,趴在那里睁大黑黝黝的眼睛不解地看着它的主人与主人的朋友们。小狗肯定是认为这些人是‘吃饱了撑的’,大早晨的趴在这里休息一下该多好,他们大概是‘吃错了药’跑到这里又蹦又跳的。穿的花花绿绿的的跳舞人与那个浑身洁白皮毛的趴在那里休息的小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还是小狗‘淡定’,不管是面对拜将坛,不管是面对刘邦还是韩信。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