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天成的博客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与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再见朝鲜——朝鲜纪行之三十七  

2010-06-25 08:33:02|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朝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旅行记之三十七

2007年7月1日上午,我们一行人离开了羊角岛大酒店,乘坐大客车,前往平壤站。

在平壤站的候车大厅里面休息了不长的时间,就前往一站台,登上了开往新义州的火车。我们就要与平壤说再见了。

列车缓缓地开出了平壤站。沿着京义线向新义州方向慢慢地行驶。

朝鲜的农村景象扑面而来。

朝鲜是一个多山的国家,京义线所经过的地区在朝鲜还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农业区,然而也就是一片丘陵地带,看惯了华北大平原的我总是试图也在这里找到一片平原,但是总是让我失望。这一带的地形地貌与我在这以后去的辽宁省宽甸县一带是极其相似。总之是在一道道山之间有许许多多的山坡地。山坡的高处是所谓的‘旱地’,沿着山坡的走向种满了绿油油的苞米,苞米是东北方言,就是我们所说的玉米。山脚下的低洼处,是一层层的梯田,上面种满了水稻。

应该说辽宁省宽甸县那一带与朝鲜京义线沿线这一带,只隔着一条鸭绿江,地理面貌,气候条件基本上是完全一致的。但是我看到无论是苞米,还是水稻,京义线沿线都比宽甸县那里起码小一号。

那么原因在哪里呢?对农业生产我是一窍不通,后来我趁住在宽甸县某个农家的时候专门请教了当地的农民。他们指出原因是多方面的,比较主要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农药与化肥的使用问题。

宽甸这边化肥使用是很普遍的,宽甸这里的问题是有点滥用了,我就曾经在这里的一个小山上,看到农地上一个一个的白点,走近一看原来是在每一棵苞米的下面都放了一大把化肥,真是有点‘恨病吃药’的感觉。而京义线这里是化肥全无。

那么这里为什么就没有化肥呢?难道朝鲜连化肥也不会生产吗?是所谓的制裁。朝鲜的产品出不去,外汇进不来,国际石油市场又那么贵,没钱买石油,没有石油化肥就生产不出来。所以朝鲜也就‘被迫’盛产‘绿色食品’了。

实际上朝鲜的情况也给我们一个警示,如果我们中国由于某种原因也进口不了石油的话,那么我们的农药化肥也就没有了,或者说是很少了。我们的农民也不得不生产‘绿色食品’的话,那么我们这个13亿人口说不定哪天就要14亿的人口吃什么,我真是不敢往下想。由此也引出了另一个推论,那就是由于我们巨大的人口,我们中国人想吃真真正正的‘绿色食品’只能是一个‘奢望’。

第二个原因就是‘良种’的使用。同样是苞米、水稻,使用传统的种子与使用高产的良种,其收获的差别是巨大的。现在在国内良种的推广应该说是很普遍的,这一点大概您比我还清楚。好像京义线沿线这里还是传统的‘种子’,再加上没有农药化肥,你在火车上看到的就是无论是苞米还是水稻,都是又矮又细,小巧玲珑。

还有一种情况我就是不明白了,居然有个别的水稻田是一片空白。要知道今天是7月1日了。我为此请教了宽甸的农民。他说,我们这里比较冷,即便是7月2日插上秧,大概也只有两个多月的生长期,无论如何也是长不出稻米来的。原因大概也与石油有关,没有石油,农机具就没法使用,全凭人工还真是有点困难。

根据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2009年的资料,朝鲜仍然是世界上粮食危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朝鲜的粮食产量,在正常年份有400万吨,每年还需要外国援助150万至200万吨粮食,才能满足全国2300多万人口的需求。

近些年,朝鲜也进行了一些经济改革方面的尝试,除了开办了经济特区,兴办了一些合资企业,采取一些开拓外贸的措施,也包括开放我们这些并不是百分之百受欢迎的中国游客来朝鲜,都是为了拓宽外汇的来源渠道。

朝鲜农村的经济组织叫合作农场,农场下有作业组。每天劳动记工分,年终统一结算,从上缴国家的粮食指标中,计算劳动量和实际收入。工作出色的有奖励。

在农村也搞了包产到组试点。考虑农村农民的情况,每户房前后都有那么几块吃菜零花的自留地,农民还可以利用业余时间侍弄自留地,允许出售多余的农产品。小水池里、小路边也常看见正在放养的羊、鸡、鸭等家禽,量虽然不大,但比起我们计划经济时期的农民和农村,还是有许多自由和活力的,在平壤这样的城市里面,也开办了面积很大的农贸市场,只是我们没有权利去看看,这些都是我在丹东的旅馆里面听一个在平壤有亲戚的也曾经去过平壤的朝鲜族人士说的。

朝鲜农业人口不多,约占总人口的35%左右,农村劳动力不足。所以到了农忙季节,城里的产业工人,干部,都要到农村帮助种田,以防止贻误农时。就连金导、朴导这样的人物也是要下乡去帮忙的。在计划经济时期,像金导、朴导这样的我也曾经下乡帮过忙,实话实说,至少是我自己很多的时候反而是帮倒忙。从国家的角度,还是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发展经济,加强工业品的出口,换取外汇,多进口一些石油,发展农药、化肥、良种等等的服务农业的事业,才是解决朝鲜吃饭问题的最好方法。当然了这不是一天就解决得了的。

与来的时候夜入平壤不同,列车这一次是安全正点的开进了新义州火车站。

我们与和我们朝夕相处了四天的帅气而又朴实的朝鲜小伙子金导热烈地握手,感谢他这几天来的陪伴。我邀请金导来天津旅游。

我指着旁边的平壤到北京的国际列车告诉他坐上这趟车,明天的早晨六点多就到天津了。金导沉默不语。后来我才知道朝鲜目前还是不允许公民因私出国的。不过我相信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再见了朝鲜,相信朝鲜的明天会更好,山更秀,水更丽,三千里江山,朝日鲜明。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