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天成的博客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与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拉萨的朝圣者——碧海天成的西行漫记之四十三  

2010-11-29 07:48:11|  分类: 西藏青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萨的朝圣者——碧海天成的西行漫记之四十三

在大昭寺的大门前是朝圣者最集中的地方。我所看到的最震撼的就是他们的‘磕长头’。

同样是磕头,汉民族的磕头与藏民族的磕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首先我介绍一下他们磕长头的‘装备’。

双手上是一双类似‘日本拖鞋’那样的木板,用以保护在匍匐的时候手不被磨坏。身上是一件牛皮或者是橡胶的大围裙,该围裙从胸部到膝盖以下,以保护胸部、腹部、腿部的安全。这大多是八廓街上‘游走型’朝圣者的‘专用产品’,而专门在大昭寺门前的‘固定型’朝圣者是用一个与身体等宽,一米多长的海绵垫放在地上以代替那个大围裙。

磕长头正式开始了,‘固定型’的朝圣者是要脱鞋的而‘游走型’的朝圣者就免了。首先是面向佛的方向立正,双手合十过顶,这时你就可以听到他们手上拿两块木板撞击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然后合十的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降,分别在额头、嘴唇、胸部稍作停留以后,双手就迅速分开,用比体操运动员还要敏捷还要优美的姿势迅速前扑,同时整个身体也随之而趴在了地上。当身体完全俯身在地以后,额头点地,有的人还要再双手合十过顶,这时你又可以听到那清脆的木板撞击声。我不可能离他们太近,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确信这些朝圣者心中一定是‘念念有词’的。

当他们站起来的时候可以看见许多的朝圣者的额头都有一块圆圆的厚厚的茧子。这是由于每天的大运动量的磕长头,额头接触地面而磨成的。这是多少个长头才能日积月累而形成的呀,这是多么坚强的信仰,多么坚强的意志才能形成的呀,这是多么令人震撼呀。

在磕长头的时候用合十的双手碰额、碰口、碰胸,表示身、口、意与佛融为一体,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藏传佛教认为,对佛陀、佛法的崇敬,身(行动)语(咒语)意(意念)三种方式缺一不可。磕头朝圣的人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是为“身”敬;同时口中不断念咒,是为“语”敬;心中不断想念着佛,是为“意”敬。三者得到了很好的统一。

以我这样的身体大概做两个就爬不起来了,而他们这些朝圣者是每天都这样的成百上千个做的。住在拉萨市区里面的朝圣者得地利之便可以选择‘固定型’的似乎还好一点,而住在西藏其他地方的朝圣者就只能选择‘游走型’这个方式了,那就更加艰苦了。他们一般是需要准备了若干年的时间,这里面既包括丰富的精神准备,也包括必要的物质准备以后就上路了。许多人就是从遥远的家乡,一步一个长头地磕到了拉萨,磕到了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大昭寺的。这期间多少风霜雨雪,多少艰难困苦,全都看成佛对他们心灵的考验,全都看成通往幸福天国的必由之路。似乎他们的一生一世全是为这样的朝圣之旅准备的。他们为他们的行为自豪、骄傲的。在大昭寺他们会将它们带来的所有财产全部献给佛的。请注意我说到的‘全部’这两个字,以至于许多人都没有回去的盘缠。那他们就是沿街乞讨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完成了他们心目中最重要的事情了,他们就死而无憾了。

也确实是有‘死而有憾’的朝圣者,那就是那些由于种种原因而死在朝圣之路上的朝圣者。死者未竟的事业自然要由生者来完成。他们‘擦干了血迹,掩埋了尸体’又继续前进了。为了完成死者到达天国的夙愿带上了死者的牙齿,并把这些牙齿钉到了大昭寺里面的大柱子上面,以至于这棵大柱子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朝圣者的牙齿。这是告慰死去的朝圣者最好的办法,帮助他们完成了他们最后的遗愿,他们可以在佛的世界里面遨游了。

西藏是一个全民族都信佛的地区,所以,自古就有雪域佛国之称。每一个人,不管他是生在什么地方,也不管他距拉萨有多远,能在大昭寺里面这尊释迦牟尼佛像前虔诚地拜上拜,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重要最伟大最崇高的事情了。所以,每一个人的一生中,至少会有一次踏上朝圣的路。

在大昭寺门前我看到了那些非常坚硬的大青石板上都被磨得光滑如镜,有的已经被磨出了凹槽了。这是经年累月朝圣者用他们的身体磨出来的,这里面写满了朝圣者的虔诚,写满了朝圣者心灵的追求,谁看了都会震撼的。

不要以为这些‘体力活’是年轻力壮人的专利,在整个朝圣者的大军中男女老少哪个年龄段的都有,从耄耋老者到英俊少年;如果单单从衣服上看的话,也是各个阶层全有。当然了在大量的身穿传统藏袍的朝圣者当中也可以看到身穿流行服装的所谓‘新新人类’的身影。从他们的眼中看是那样的清澈,单纯,无暇。可以说他们是‘目中无人而心中有佛’。

实话实说他们对生命的理解与我们是有很大不同的,相对于他们,我们是否太现实了呢?

在大昭寺周边的八廓街上也是朝圣者集中的地方。八廓街是重要的转经道。那些‘游走型’的朝圣者就是在这里沿着顺时针的方向在磕着他们的长头。

在这里我也不能不实话实说地写下我看到的极个别的‘个例’,他们不是向着大昭寺方向,而是专门向着游客的方向,哪里游客多,特别是外国游客的地方磕,不明白是干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